弟子开好头 角色转变已完成 孔令辉的初体验

重庆晚报消息:引子 世乒赛,对于孔令辉来说是一个熟悉的战场,因为在他此前的六次世乒赛之旅中,他几乎赢得了乒乓球生涯的一切荣誉。但萨格勒布世乒赛,对于现在的孔令辉来说,却是一个全新的战场。这是他作为中国国家女队的主教练第一次出现在世乒赛场上,这位曾经在这个战场上叱咤风云的老兵,会在本届世乒赛上谱写出怎样的新传?

孔令辉端坐在第八台后边,赛场内,正是他的弟子刘诗雯和搭档李楠在进行第一场女双比赛。很少看见孔令辉的表情如此严肃过,即使在过去的世乒赛场上,他在赛场上的表情也比现在轻松许多。

其实赛场内,李楠和刘诗雯已经在大比分上3比0领先白俄罗斯组合,第四局也已经领先。但孔令辉依然紧张地注视着赛场内,只有队员们每打出一个好球的时候,他才拍起双手叫声好。刘诗雯很争气,在孔指导面前,第一次参加世乒赛的她与老大姐李楠一起在半个小时内就以4比0拿下了第一轮比赛。这是中国队在本次世乒赛上取得的第一场胜利,也是“孔指导”和他的弟子在世乒赛上赢下的第一场球。轻松首胜,孔令辉这才慢慢的站起来,与两位队员击掌之后,他就地发布了“将令”:“不许走,留在场内把下一个对手的比赛看完……”

当地时间昨晨,为了抢训练的球台,中国女队起了个一大早。记者早上九点多赶到训练馆的时候,中国女队的队员们已经在训练馆内练得热火朝天了。但这次,训练场却唯独没有发现孔指导的身影。原来他在训练馆外的树阴下溜达,看见几个在旁边贴胶皮的中国男队队员,孔令辉闲侃几句,“没事,我就到处看看”,看起来心情的确不错。

“昨天晚上两场比赛,我的两个队员表现都很正常。现在也看不出谁状态好不好,主要是第一轮比赛对手比较弱,检验不出状态的好坏。”孔令辉这样对记者评述着自己率先亮相的两个弟子。这次比赛,他带的四个队员中有三个都来参加世乒赛了,除了已经在第一轮过关的郭跃和刘诗雯,姚彦就要在晚些时候开始的混双比赛中亮相。“对手弱是弱点,不过这样也好。毕竟这些队员都还年轻,先打弱的容易找到状态……”孔令辉嘀咕着,“总的来说,我对自己队员的前两场比赛是很满意的。”

近看孔令辉,是与当年电视画面上那个叱咤风云的乒坛巨星不一样了。除了身份已经由队员变为教练,脸上的表情也比当年多了一些老成和稳重。过去那头标志性的“分头”早已经剃成了精干的“寸头”,仔细一看,额上的发际线也已经有了向后“收缩”的痕迹。已经32岁的孔令辉,已不再是过去那个只懂在赛场上拼杀的毛头小子了。

“这是我第一次以教练的身份参加世乒赛。”孔令辉说,“但我不认为我算新兵,因为我对世乒赛的赛场太熟悉了。我只不过是换了个身份来到这个赛场而已。”从去年十月孔令辉正式宣布退役,到现在坐在世乒赛场边为中国女队督战,只过了七个月的时间。花七个月时间从一名好球员过渡为好教练,孔令辉自己也说难。“其实刚开始很不适应,因为我是男队员,但开始当教练却是在女队,一开始的时候的确不太适应执教女队的打法。”孔令辉承认,这七个月只是让他进入了女队教练的角色。“现在已经适应了,接下来,是我和队员一起努力的过程。”

姚彦与混双搭档张继科只搭档了不到一个月时间,他们遇到的第一个对手却是德国著名选手苏斯和搭档沃西克。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,双方在战到大比分2比2之后,年轻的姚张组合再没有坚持住,最后以2比4败下阵来。

孔令辉一直在场边看完了比赛,姚彦是第一个输球的“孔门弟子”。比赛结束,孔令辉反倒没了此前比赛时的严肃神情,他过来拍了拍姚彦的肩膀,一半是训导,一半却是安慰。“你太紧张了。对手是不好打,早死也是死,晚死也是死,既然打不顺,你就应该放开了……没关系,混双就当作热身吧,马上就是女单了,混双的教训一定得总结……”姚彦的小脸涨得通红,一群记者等着采访她,但却都被孔令辉拦住了。“她马上还有单打比赛。”孔令辉说,“这孩子很聪明,这场输了,对下一场不见得是坏事。”

姚彦在女单中重新上场,时间只隔了半个小时。经历了三位“孔门弟子”此前的两胜一负,此时的孔令辉在教练席上看起来却镇定了许多。面对实力不错的西班牙对手,姚彦很快就在大比分上以3比0领先。不过在第四局,姚彦在9比4领先的情况下却被对手扳成了9比10。眼看意外又将发现,姚彦总算一鼓作气,以12比10结束战斗。

“最后有点松了……”在孔令辉面前,姚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。“松了,松了!这可是大忌!”孔令辉故意沉着脸,一转头却对记者们笑了出来。“按正常战术,我早该叫暂停了。不过我看到已经大比分领先,我就故意不叫,就是要看看这小孩逆境中的心理素质。本来以为她会输掉这局,却没想最后赢了。值得表扬……”那边,也在女单中首次亮相的郭跃也快赢球了。孔令辉喜上眉梢,“算一个不错的开始吧!我和国梁在队里是搭档,他在教练的位置上花了三年时间才有现在的成绩。我才七个月,要赶上他,我还有的是时间。”

萨格勒布有家著名的夫妻店,那就是克罗地亚著名足球明星博班的餐厅和妻子所开的服装店。

在萨格勒布的市中心、最繁华的步行街旁,博班在这里开了一家餐厅,这座米黄色的小楼是萨格勒布足球迷最喜欢去的地方。餐厅分地面和地下两层,地面的一层是酒吧,里面挂着一些博班以及足球比赛的照片,如果想要用餐就要下到地下一层了。翻开博班餐厅的菜单,居然还有一项写着“博班沙拉”,记者好奇地点了一份,结果发现这“博班沙拉”其实就是一般的蔬菜沙拉,之所以取这个名字,是因为博班特别喜欢红椒青椒混合在一起的做法罢了。几个在这里喝啤酒的球迷告诉记者,有时候博班会在这里待一会,但时间并不多。有意思的是,博班的妻子就紧挨着博班餐厅开了一家服装店。服装店里卖的并不是国际名牌,而是克罗地亚比较流行的服饰,不过这两天正好赶着服装店装修,也不知道博班的妻子选衣服的品味到底如何,想来也应该不会差吧。在萨格勒布,博班夫妇的餐厅和服装店几乎变成了旅游景点,只要是足球迷到了萨格勒布,大多都会来这里看看。男的要杯啤酒,跟里面的球迷闲聊几句,女游客也不会寂寞,隔壁就是服装店,可以进去试试克罗地亚的风情服装,感觉也不错。

【保送波尔进入四强,然后夺得男单冠军!世乒赛抽签之后,就有圈内人士提出了“保驾波尔”论,当时大家都不以为意。然而这两天,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,“阴谋说”也许并不仅仅是一种猜测。】

世乒赛抽签仪式19日在萨格勒布举行,最终男单的结果出人意料,波尔所在的3/4半区竟然没有一个中国队选手的身影,半决赛以前,波尔可以避开所有强大的中国对手。对于已经在欧洲无敌手的他来说,这样的签位相当于将他直接保送进了四强。

今年,Tibhar、Liebherr早早就确定了本届世乒赛的冠名,而这两大赞助商恰恰都是德国企业,除此之外,德国大众也是本届世乒赛的赞助商之一,本届世乒赛的另一重要赞助商Butterfly虽然是日本企业,但是其形象代言人选择的是波尔。这么多赞助商都和波尔有关系,你就会明白,波尔的存在对世乒赛有多重要?

克罗地亚和德国隔得很近,坐飞机只不过一个小时。这次世乒赛,德国人也慷慨解囊,解决了比赛的冠名,为克罗地亚人解决了后顾之忧。从这一点上来看,克罗地亚人也该感谢德国人。在克罗地亚,波尔的知名度很高,只要波尔出现,就会有许多克罗地亚的球迷围着他要求签名或者合影,由此可见,波尔的存在对东道主克罗地亚无疑也是一大利好。

中国打世界,世界也在打中国,在沙拉拉任世界乒联主席之后,他一直力主改变中国队一枝独秀、一方独霸的局面。但纵观本届世乒赛,欧洲选手如今已经不如以前,当今唯一可以和中国队抗衡的也就只有波尔一人了。

拯救大兵波尔,对于国际乒联而言,这是一项艰巨但却神圣的任务,也许在某些国际乒联官员的心目中,这项任务和无遮挡发球、11分制等规则的出台一样,是为了拯救世界乒球。

当昨日中国队首次亮相时,在场的球迷、记者和组委会官员都发现“世界一姐”张怡宁竟然穿的是一只黑袜子和一只白袜子。

国际乒联新闻官伊恩·马歇尔对新华社记者“悬赏”说:“你帮我问问怎么回事,回头我有礼物送给你。”经了解得知,张怡宁并没有穿错袜子,她只是在左脚的白袜子外面套了一只黑色的护踝。马歇尔又赶紧追问张是否脚踝有伤,在得到否定回答后才放下心来。

事后,马歇尔据此写出一篇英文报道,通篇讲述张怡宁不仅是世界女子乒坛的领军者,并根据袜子“黑白配”引发她是时尚先锋的猜想。

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现在的世乒赛就是世界打中国,形势艰巨,但我们不怕,我们要求运动员把全部心思都放在比赛上,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强大的团队来解决。这次我们参加世乒赛的阵容可谓空前强大,来到萨格勒布的有40多人,其中教练就有10人。之所以派出这么强大的阵容,一个为08奥运会做准备,另外就是要制造一种在气势上压倒对手的效果。”

现年39岁的韩国男队主帅刘南奎,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将中国男乒两位大将做了比较。“王励勤太在乎自己的位置了,总是战战兢兢的,结果被马琳抢走了世界第一宝座。”在他看来,马琳的状态比王励勤更好一些,“马琳的心理状态更出色,比赛时更从容一些。他始终是一副扑克脸。”

在正赛开打之前,德国队的头号选手波尔信心十足,他自称是中国队的主要对手。“中国是最强大的队伍,有世界上最好的选手,但我现在状态很好,训练也很正常,我觉得我有足够的能力和中国球员抗衡。”而此前,波尔在接受德国《世界报》的采访时,面对自己祖国的媒体放出了狂言:“请看我摧毁中国的长城!”

昨天,有央视记者问我,你背后的比赛号码是不是错了。这可提醒了我,我的比赛号码是192号,据说这次组委会为运动员定号码是严格按照国际乒联排名来定的。192号,我的世界排名才192位?不会吧!

到李指导的房间里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本《乒乓世界》,听说上边有最新的国际乒联排名。我仔细翻了翻,前面的确没我呀!再一看后边,我的天哪,我的女双排名线号,连印度选手的排名都比我高!这可郁闷的,李导告诉我,肯定是因为我最近参加女双国际比赛太少的缘故,才造成了排名这么低。想想也是,不过也不怎么憋气,因为我们刚刚才击败了一对白俄罗斯组合,4比0,她们的排名可比我们高不少呢!

下午六点多的比赛,也就半个小时就完了,回到房间才发现一个问题,我们队里订的盒饭离送来的时间还早呢,没饭吃。好在自己行李里带了不少的零食,先吃着凑合一点。但更郁闷的却是我刚吃完不久,香喷喷的盒饭就送过来了,打开一看,里边是红烧肉!刚吃饱就流口水了。吃还是不吃呀?这可是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,最后还是胃口战胜了理智。这怪不得我,在欧洲这样的地方,能吃上一盒地道的中国盒饭已经是天大的享受了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