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是中国首位世界冠军却在31岁时自缢而死留下遗言令人泪目

骆宾王于《在狱咏蝉并序》中写道:“无人信高洁,谁为表予心”。诗中,骆宾王自问自身清洁不染,可有谁能够相信?又有谁能够为我发声啊?历史的浪头,埋骨了太多的光明和黑暗,待浪潮过后,众人拾遗追忆之际,那些曾经蒙冤的白骨,正在等待着重见天日。

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,我国的综合实力不断地提高,声望与地位也与日俱增,在国际上越来越有发言权。这离不开大家的努力,所以我们沐浴在国家荣光之下的同时,也不能忘了那些曾经为国争过光的人。

中国既有五千年浩瀚历史,兼之地大物博。能拿的出手的“名片”非常多,上至农业、科技、文化古迹,下至名人、好物、赛事运动,其中,乒乓球绝对是中国一张极为闪亮的名片。在国际运动界,谈起乒乓球,估计所有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中国以及中国的乒乓球团队。每年的世界级乒乓球比赛,可以说都是中国运动员的主场。很多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刚开始还不信这个邪,后来不得不服气,向中国运动员竖起大拇哥。

本着“和平共处”的原则,我国积极地开展“乒乓外交”,向其他国家派遣优秀的乒乓球教练和指导员,进一步拉近国际关系的同时,也营造了积极友好的竞争氛围。在竞争中进步,在进步中更上一层楼。这也让世界看到了中国人的胸襟,再次为中国树立了良好形象。

其实,中国在乒乓球界的荣光时刻,早从1959年就开始了。在那年的乒乓球世界锦标赛上,代表我国出战的乒乓球运动员容国团,一路过关斩将,获得了冠军奖项。他也是我国第一个世界冠军,自他之后,中国运动员在冠军这条路上留下了更多的脚印,也让更多的人记下了属于中国的辉煌时刻。

照理说,这样一位体坛明星、世界冠军,应该拥有非常不错的未来。但任谁也没有想到,他在仅31岁的时候,选择在一棵槐树旁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是什么原因,让这样一位年轻人选择自杀?其实他自己已经给出了答案。人们在发现他遗体的时候,从他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条,上面是他亲手写下的一句话:我爱我的荣誉胜过生命。

容国团出生在1937年的一个夏天,他的祖籍是在广东,出生地在香港,从小跟着父母生活。他的父亲早年在日本游学,思想开放,掌握前沿的知识,后来在香港的学校任教,荣国团自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。他接触乒乓球是在他5岁的时候,小小的他对这小小的球突然有了兴趣,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当时正是中国的动荡时期,哪怕是香港,也难得安宁。容国团在15岁时就下了学,开始到鱼行里面打工。当时那个年代,是极易让人迷茫的年代,也是极让人热血澎湃的年代。容国团在打工之余,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练习乒乓球上面,还参加了不少的比赛,取得了优异的成绩。

荣国团打乒乓球时,除了和同辈人切磋之外,还喜欢和老一辈的叔叔伯伯们对垒。他经常往当时的香港工联会俱乐部“康乐馆”跑,在一次次的切磋中积累经验、总结战术,历练多年,终于在参加香港锦标赛的时候,包揽了单打、双打和团体三项冠军。他一举成名之战,是和日本乒乓球运动员荻村伊智朗的对垒。荻村伊智朗是曾经的世界冠军,在这样的光环加持下,很多人关注这场比赛。最后,荣国团完胜,国内瞬间轰动,大家都开始注意到这个比世界冠军还要厉害的小伙子。

最先行动的是港英政府,他们非常看好容国团,希望可以聘请他到英格兰当乒乓球教练,还许诺每年有20万英镑的酬劳。不过容国团拒绝了,新生的中国,需要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来建设,而他,也想为祖国的体育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后来他申请加入了广州体育学院,国家每个月都会为他发放一笔工资。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容国团,给自己立下了目标:三年拿下世界冠军!随后,他被选入国家集训队,并且首创左推右攻的技法,终于在1959年的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夺冠,击败了昔日的世界高手们,获得了第一名。

为国家争得荣誉的容国团,一时间备受瞩目,变成了万千少女的偶像,主席和总理也特别接见了他。此后的他,带领着中国的乒乓球队,拿到了一个又一个的荣誉,并且训练出了一支女子乒乓球冠军团队。当时的容国团可谓说是蒸蒸日上,只是,命运的浪头打来时,人的力量是十分微薄的。后来的十年浩劫,因曾经和海外人士有所接触,容国团被严打。曾经的荣誉丝毫不能庇护他,一时间跌到了谷底的容国团,忍受了无数的辱骂和殴打,最后,他选择了自缢。

容国团临死留下遗书“我历史清白!不要怀疑我是敌人!”以如此方式证明自己的清白,真是令人叹惋。人活一世,或重于泰山,或轻如鸿毛。有的人不惜背负上千古骂名,也要为自己谋私利,而有的人却选择自杀来证明自己的清白。“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”。容国团的刚烈着实令人可敬可叹。

Leave A Reply